全書網 > 都市·青春 > 總裁爹地超兇的 > 第25章 斯文敗類
聽書 - 總裁爹地超兇的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25章 斯文敗類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小風一聽,臉上又有了笑意,心安理得的坐在湛黎辰腿上,把蛋糕打開,用塑料的小叉子仔細的分出一塊,叉起來,另一只小胖手小心翼翼接著蛋糕渣,不要掉在爹地身上,緩慢的把蛋糕挪到他面前。

    “爹地,吃。”奶聲奶氣的聲音,執著又充滿了愛意。

    葉蓁蓁看得一陣冷汗,正要阻止,誰知這清貴的人物就真的張開了嘴,任由小風喂了他。

    那薄涼的唇,唇色淡紅,輕抿咀嚼,雅致如畫,即便是他唇邊粘著一絲巧克力蛋糕屑,也沒有讓人覺得他有任何不雅,反而讓他接了點地氣,少了那種謫仙般的高冷。

    葉蓁蓁識相的抽了一張紙巾,恭敬的遞過去。

    湛黎辰一抬手,小風搶先拿過紙巾,給他擦了一下嘴角。

    看著這和諧的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畫面,洛銘樊下巴已經無法合攏。

    那漂亮的不像話的小娃娃,真是越看和湛黎辰越像,尤其那眉宇間的英氣,簡直就是一個模板印出來的。

    好半天,他才找到自己的聲音,磕磕巴巴的問出一句:“哥,你們都有這么大的孩子了?”

    這一句話說出來,湛黎辰變了臉色,他想起了這孩子的生父身份不明。

    長得再漂亮,也是葉蓁蓁生活不檢的污點。

    葉蓁蓁察覺到氛圍變了,趕緊把小風抱過來:“好了,小風去沙發上吃吧,爹地也要吃飯了。”

    這一聲“爹地”,似乎也充滿了諷刺。

    小風還算懂事,沒有鬧情緒,乖乖的去沙發上吃蛋糕。

    葉蓁蓁壓低了聲音,向洛銘樊解釋了句:“這是我兒子,與湛總沒關系,他有自閉癥,有時候會認不清人,多謝湛總包容。”

    說完,她拿了小風喜歡的小熊***餐具,撥了一些飯菜出來,給小風端了過去。

    洛銘樊這才想起來,他今天聽到的八卦,“黃臉婆的兒子抱著湛總喊爹地”。

    之前聽著覺得很搞笑,現在心里卻有點不是滋味。

    有些八卦果然不能只憑著耳聽就當做事實。

    洛銘樊瞅了瞅湛黎辰陰郁的臉色,低下頭默默的吃飯。

    “你去那邊。”湛黎辰吩咐道。

    “啊?”洛銘樊抬起頭,明白了湛黎辰的意思。

    他端著飯碗走向客廳,站到葉蓁蓁面前,朝著湛黎辰努了努嘴。

    “我哥找你。”

    葉蓁蓁望了一眼那俊美清冷的側顏,一瘸一拐的走了過去。

    洛銘樊擠在小沙發上,小風都沒地方坐了,不滿的瞇起眼,瞥了他一眼,拿著巧克力蛋糕坐到***小板凳上,坐姿端正挺拔。

    洛銘樊眨眨眼,還是覺得這小鬼和他哥太像,就連這病癥都同出一轍,確定沒關系么?

    葉蓁蓁坐到了湛黎辰對面,他面前的碗筷動都沒動。

    也是,用慣了名貴餐具的人,怎么會用普通碗筷?

    他要留下吃飯,不過就是想找機會興師問罪罷了。

    “沒話要說?”湛黎辰先丟出了一個反問的開場白,冷冽的氣場瞬間壓過了來。

    葉蓁蓁頓時如十惡不赦的罪犯那般,面對正義的審判,如坐針氈,深吸一口氣,她說道:“我已經掌握了一些證據,正在進一步調查,明天,我會……”

    “昨晚的事。”真假項鏈的事他還沒那么放在心上,他在意的是昨晚發生了什么。

    葉蓁蓁低下頭,故作羞澀:“昨晚的事,湛總不記得了么?”

    湛黎辰冷冷的勾起唇,身子往前一探,雙手壓在了餐桌上,白皙修長的手指互相交錯著,如同一樣藝術品那般,賞心悅目。

    “別再做戲了。”

    葉蓁蓁抬眸,眼底的異色被很好的收斂著:“湛總什么意思?”

    “我沒有碰過你。”湛黎辰低沉的嗓音,篤定的揭穿了她的謊言。

    葉蓁蓁不慌不亂,食指點了點淡粉色的唇:“湛總是要不認賬了?”

    湛黎辰眼神游移了一瞬,腦海中閃過她唇齒間醉人的酒香。

    喉結一滾,他很好的克制住內心的悸動:“更正一下,我沒有睡過你。”

    葉蓁蓁的手指滑落她的天鵝頸,將頭發撥到肩后,淡淡的吻痕還依稀可見:“湛總怎么這么確定呢?你當時神志不清……”

    “我如果真的睡了你,你現在應該還下不了床。”語氣篤定,自信,傲骨錚錚。

    “噗……”偷聽的洛某人表示接受不了。

    哥,你的人設呢?能不能不要隨便開車啊!

    葉蓁蓁這下是真的有點臉紅了,這個斯文敗類!

    “所以,我今天沒辦法上班,在家休息呀。”葉蓁蓁淡定下來,順著他的話往下說。

    湛黎辰瞇起眼,黑眸中透著幾分邪魅,嘴角微微一揚,感性撩人,低沉的嗓音又壓低了些,似大提琴般神秘悠遠,充滿蠱惑人心之力。

    “你的意思是,你主動的?”

    葉蓁蓁:“……”

    這個可恨的男人還有完沒完?

    餐桌底下,她的手握成了拳,臉上依然在做戲,一雙經過了巧妙遮掩,變得不那么張揚的杏眸,羞澀低垂,纖長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輕輕抖動。

    “湛總,這件事還是不要繼續討論下去了吧,我不需要你負責,只要日后看在這點情分上,對我***多些包容就好了。”

    “但我要知道詳情。”湛黎辰不肯輕易的饒了她,眼底的執念還夾帶著一絲玩味。

    他不相信葉蓁蓁的話,只相信自己的判斷,所以才會這么咄咄逼人,讓她知難而退,或者露出破綻。

    葉蓁蓁的拳頭緩緩松開,捕捉到他那絲玩味,既然要玩,那就玩大一點。

    她站起來:“好吧,湛總請稍等一下。”

    她一瘸一拐的去了衛生間。

    湛黎辰側過身,看著衛生間棕紅色的老舊木門,猜測著她要做什么。

    洛銘樊端著碗,往嘴里扒拉著飯,兩只眼睛卻也直勾勾的盯著衛生間的門。

    小風乖乖的低頭吃飯,以他的角度,扭過頭也只能看到客廳的墻角,看不到衛生間。

    五分鐘后,衛生間的門開了。

    “噗……”

    洛銘樊忽然臉色憋紅,嘴里一口飯噴到了地上,猛咳起來。

    湛黎辰倒沒有失態,不過臉色也是猛地一沉。

    她卸了妝,如墜入凡間的仙子又解開了凡人的封印,肌膚白皙無暇,眉目含情,小巧的鼻尖上閃爍著健康的柔光,淡粉色的唇,如灼灼桃花花瓣,嬌艷迷人。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X
Top
全民钓鱼2019内购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