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書網 > 歷史·穿越 > 危情諜影 > 第327章 復蘇的良心
聽書 - 危情諜影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327章 復蘇的良心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川島秀子一回到辦公室,就被崗村次郎叫到辦公室。崗村次郎臉色鐵青,看來是被氣的。

    ”影佐機關長從你的情報組抽走八個人,還從***處室抽調了十個人。據昨天收到的電報,Chónìn方面把我們派去的人一鍋端了。問題究竟出在哪里?“

    面對崗村次郎那想***的眼神,川島秀子一臉平靜。

    等他把氣都撒完了,川島秀子才冷冷地問道:”請問課長,你把我情報組的人調走,調到哪里去,是否和我說過?現在他們完蛋了,你去找我來出氣,你覺得合適嗎?“

    崗村次郎被嗆聲,不禁啞然。川島秀子沒有說錯,他把她的手下人抽走,事先并沒有打招呼,現在找她出氣,就算是泥菩薩都會有三分火氣。

    崗村次郎無奈地擺了擺手,示意川島秀子出去。川島秀子一個轉身,大步邁出課長辦公室。這些日子,她的工作很難讓崗村次郎滿意,這是事實。

    川島秀子前腳邁出課長辦公室,崗村次郎就在后面叫道:”回來!“

    ”課長閣下,不知你還有什么吩咐?“

    ”中村宮庭的事情,已經有結果了。他被軍統弄到Chónìn去了。東京大本營來電,異常憤怒。要求我們加大對軍統的打擊力度,今天你去執行一項任務,到監獄提十名人犯出來,就當他們是軍統特工,廣而告之,然后當眾***決!還要拍下照片。”

    “哈依!”

    川島秀子領命而去。

    又要殺人!這種事情一般情況下都是行動隊去執行。現在崗村次郎親自下達任務給川島秀子,她還不能說半個“不”字。

    川島秀子深知,崗村次郎為了他所謂的“政績”,又在濫殺無辜。那些沒有良民證的流民,或者上海灘本地的一些無業游民,偷雞摸狗之徒,都不是該死之人。現在撞上崗村次郎不開心,必須拿他們來祭刀。

    “荒木冢,你來我辦公室一下。”

    幾分鐘后,行動隊的荒木冢領命進來。別看川島秀子這個組長,在崗村次郎面前并不算什么,她在手下人面前還是很有威信的。荒木冢深知川島秀子的身手,自己這幾下子在她面前根本不夠看。

    “組長,有何指示?”

    川島秀子把崗村次郎的話重復了一遍,荒木冢領命而去。

    不用說,又要死人了。崗村次郎草菅人命的做法已經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以前川島秀子的感受不深,自從和劉達成結成同盟,她深切感受到生命的可貴。中國人的性命也是命,不應該濫殺無辜。但她又不能不執行崗村次郎的命令,只有交待手下人去辦。她自己也只能坐在辦公室暗自神傷。

    川島秀子關起門,在辦公室枯坐了小半天,直至有人敲門。原來是荒木冢,這家伙神彩飛揚,頗有些興奮感。

    “報告組長,任務已經完成。”

    殺人的游戲,對于荒木冢來說可能是樂在其中。川島秀子接過一疊照片,面無表情地說道:“你把照片放在我這里吧,我會向課長匯報的。”

    “嗨”

    荒木冢轉身離開,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川島秀子在他身后投來森寒的殺意!

    是的,此時的川島秀子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川島秀子了。她的人性正在慢慢的蘇醒,魔性在走向毀滅。以前,類似今天的任務她執行過無數次,沒有感到任何的不適。今天她有些想嘔吐。剛才她只不過瞄了一眼那些血淋淋的照片,便覺得自己的罪孽深重。兩個小時以前,這些人還是活生生的人,現在已變成的冰冷的尸體!

    “達成,我受不了了。”

    深夜。川島秀子枕著劉達成的手臂,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這讓劉達成也無法入眠。

    劉達成通過讀心術,已經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秀子,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別堵在心里,你說出來吧,說出來會舒服一些。”

    “我今天又殺人了。殺的是一些市井***。他們被崗村次郎當成軍統特工,***斃了十人,還被拍成照片,造了一些虛假的材料,然后上報給東京大本營。就說綁架中村宮庭的敵人已經伏法。反正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這是日軍慣用的伎倆:濫殺無辜,欺上瞞下。

    “這件事不是你親自動的手吧?”

    “不是我,是荒木冢動的手。在他轉身離去的一剎那,我真想拔***一***干掉他。后來我忍住了。”

    “小不忍則亂大謀。干我們這一行,哪怕親人在我們面前犧牲,我們也要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因為我們的職業要求我們,必須假裝冷血。我還被多田駿要求親自動手處決犯人。這樣的時候,我要求自己冷靜下來,瞄準一點,爭取一***斃命,減輕他們的痛苦。”

    劉達成說起這樣的事,表情仍然很平淡。連川島秀子這樣的老特工都覺得,他是一個冷血動物!

    “難道你不心痛嗎?”

    “當然心痛。但我沒有任何辦法去救他們。除了讓他們快速地死去,我并不能做什么。你很明智地讓荒木冢去當劊子手,而我是被人逼著,親自向自己的同胞開***。這種痛苦,有多少人能夠理解?多田駿把我***斃人的事跡拍成照片,發表到報紙上去,我還是十惡不敕的大漢奸。我很可能在某一天,死在中國人的***下。”

    “噓我不許你說這樣晦氣的話。你不會死的,永遠也不會。”

    相比之下,川島秀子承受的壓力要比劉達成輕得多。劉達成用自己的遭遇說事,很快把川島秀子從思想的泥淖里拖出來,讓她得到一種自我安慰。這世界上還有人比她更慘!

    過了一會,川島秀子問:“達成,我能為你做一些什么?”

    “暫時保持沉默。沉默過后的爆發,就如火山爆發一般,熾熱而充滿***。”

    “嗯。我知道怎么做了。也許我會變成孤魂野鬼,永遠也回不了日本。要是能為反戰做一點貢獻,我會覺得很驕傲。因為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了。”

    劉達成輕摟著川島秀子,在他的眼里,她的人性正在慢慢地復蘇。這對于劉達成來說,是一件大好事。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X
Top
全民钓鱼2019内购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