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書網 > 科幻·靈異 > 南風熏熏 > 第二十七章 心意
聽書 - 南風熏熏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二十七章 心意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婉兮。”司瑜叫了伊祁婉兮,見伊祁婉兮回過頭看他,他才又道,“我會讓你忘記齊天鈺,我會讓你心里有我的一席之地,直至你的心里只有我。”

    其實司瑜大可不必如此著急,跟伊祁婉兮說得這么明顯,可是他等不了。不只是因為他很忙,更因為他實在害怕,他害怕他再次錯過。上天好不容易給了他機會,他自會好好把握。上天將這個女子送到他面前,他自會好好珍惜。

    “可是少帥。”震驚許久才從伊祁婉兮臉上消失,伊祁婉兮嘴角泛起一絲苦笑,“您了解我么?我真的配不上您啊。”伊祁婉兮說著,覺得鼻頭一酸,聲音越來越輕,最后兩個字完全聽不出音色,只能聽清說了什么。

    司瑜看著眼睛泛紅的伊祁婉兮,心莫名一陣疼痛,卻只是看著伊祁婉兮,什么也沒說。

    “這樣的我……根本不值得您這樣……”伊祁婉兮說著,腦中浮現出夢里的場景,眼淚便不受控制地流了出來,“你對我的事情一無所知,你不知道,我的世界一片漆黑……”伊祁婉兮覺得在司瑜面前哭很失儀態,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心疼得宛如刀割,眼淚也如雨下。

    “我……”伊祁婉兮哽咽著,想將這些年來心中一直深藏的話語向司瑜吐露,可她終是克制住了自己,緊咬了唇,然后擦了淚,抬起淚眼看著司瑜,強笑道,“少帥就不要在我這樣的人身上浪費時間了。”

    司瑜看著她,眉頭緊鎖,喉結動了動依舊什么也沒有說。其實她所有的事情,她都知道,她所有不愿提起想要忘記的事情,他都知道。也因為他都知道,對她,他才會覺得心疼。

    “我時常做同一個夢,夢里一片陰暗,我一直渴望陽光,可是沒有,總有個聲音告訴我,我不配。”伊祁婉兮說著,眼淚又流了出來,聲音也沙啞了不少,“少帥,你對我一無所知,你不會懂那種心痛的感覺的。”

    司瑜微瞇了眼看著伊祁婉兮,神情有些暗淡,又聽伊祁婉兮用帶著顫抖的聲音說:“我的世界就是一片漆黑,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話說了一半,被司瑜打斷:“若是你的世界一片漆黑,那么,從此,讓我成為你的陽光。”

    司瑜的聲音很輕,那么溫柔,語氣卻很是堅定。

    伊祁婉兮心中泛起情愫,可理智使她冷靜。伊祁婉兮沉默良久,眼淚沒有再往外流,她才緩緩開口,聲音依舊沙啞:“我不過是被拋棄的女人,且也已不清白,名聲也很差,少帥你大可找個清白的,名聲沒我這么差的,能配得上你的……”

    伊祁婉兮試圖說服司瑜讓他不要在自己身上浪費時間,可換來的是司瑜略微的不耐煩。司瑜微皺了眉,臉色看上去很是冷漠,眉宇間寫著不滿:“伊祁婉兮,是我說得不夠清楚么?你,伊祁婉兮,是我司瑜唯一想用一生去保護的女人。”見伊祁婉兮有些懵,司瑜又問,“所以你到底在說些什么蠢話?”

    “就算你是被齊天鈺退了婚,就算你在外的名聲一塌涂地,就算你是別人口中不清白不貞潔的女子,可是這跟我喜歡你有什么關系?”司瑜的語氣雖是柔和,卻隱隱帶著怒氣,“我喜歡的是伊祁婉兮,不管你是什么樣子,我喜歡的只是你,只是伊祁婉兮。你明白了嗎?”

    司瑜突然的告白,使得伊祁婉兮怔住了。伊祁婉兮心中情緒復雜,努力消化著司瑜的話。二人又是一陣沉默,空氣中彌漫著奇怪的氛圍,卻不是尷尬。

    “為什么?”良久,伊祁婉兮問出聲。

    她不知道司瑜為何喜歡自己,不知道為何司瑜對自己有著那樣的執念。其實她的心中是有幾分喜悅與慶幸的,可是更多的卻是恐懼。在很短的時間里,伊祁婉兮在心里想了很多理由,然后恐懼便占據了***所有情緒。

    “如果我在齊天鈺之前遇到你,你會選擇我么?”司瑜不答反問。

    伊祁婉兮愣了一秒,看著司瑜,卻說不出話。

    如果……在齊天鈺之前遇到了司瑜,一切是不是會不一樣?

    “不知道。”良久,伊祁婉兮輕聲答道。

    “沒事。”司瑜有些無奈地笑道,“你想清楚再給我答復吧。如果我娶你,你會否嫁我。”

    司瑜又飲了盞茶,伊祁婉兮便說要回家了,于是司瑜與她一起下了茶館。

    可巧合也來得很不是時候,二人剛出了茶館,看見旁邊一輛黑色轎車上下來兩個人。伊祁婉兮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低下頭裝作沒有看見那人一樣,伸手挽住身旁司瑜的手臂。司瑜被她突然的動作嚇得愣了一下,轉眼看見旁邊一襲西服的人,才恍然,停下腳步迎上那人冷漠卻略帶詫異的目光,淺笑道:“好久不見,齊大少爺。”

    “少將。”齊天鈺將目光從伊祁婉兮身上移向司瑜,嘴角微揚,卻笑不出來。

    “天鈺?”身旁的女人從身旁去挽齊天鈺的胳膊用疑惑的語氣喚了他一聲,齊天鈺感受到隔著衣服的觸感,忙往邊兒上挪了一下躲開了女子想碰他的手。

    “這位是……”司瑜看一眼齊天鈺身旁神色微露不悅的女子,問道。

    齊天鈺明顯不想回答,卻還是道:“秋長憶。”

    “是天鈺的未婚妻。”秋長憶補充道,看一眼齊天鈺,卻迎上他冷漠的目光。

    “少帥,我們什么時候走?”伊祁婉兮也不看齊天鈺,用撒嬌般的口吻問司瑜道。

    齊天鈺見狀,心中自是不悅,可他知道他不能表現出來,他知道如今他已經沒有資格為伊祁婉兮而生氣。

    司瑜低頭看一眼伊祁婉兮,嘴角不自覺上揚,眼中也含了幾分甚是滿意的笑,抬頭對齊天鈺說:“齊大少爺,婉兮想回去,我們就先告辭了。”

    齊天鈺盡力表現得淡定,淺笑道:“再會。”

    司瑜回過頭,將手臂從伊祁婉兮手中抽出,抬起搭在伊祁婉兮肩上,司瑜感覺到伊祁婉兮有些微微的顫抖,可他并沒有在意,摟著伊祁婉兮往齊天鈺與秋長憶二人面前走過。

    二人上了車,司瑜從后車鏡里看著還站在原地看著他與伊祁婉兮的齊天鈺,齊天鈺身旁的女子一臉不悅地在說著什么。司瑜回頭看著旁邊副駕駛位置上的伊祁婉兮,道:“看樣子,齊天鈺對他現在的未婚妻并不怎么喜歡呢。”

    音落,見伊祁婉兮的眼淚又唰唰往外流,心中莫名泛起一陣怒火,不禁皺了眉,伸手摟著伊祁婉兮的頭,朝著她被自己咬得殷紅的唇就吻了上去。

    伊祁婉兮被司瑜突如其來的吻嚇得頭腦一片空白,唇部柔軟的感覺刺得她的臉一片通紅,心臟一陣狂跳。忽地伊祁婉兮感到嘴唇被咬得生疼,伊祁婉兮才回過神,感覺有些窒息,想推開司瑜,卻被司瑜松開。

    司瑜用食指擦了下嘴角,看一眼一臉震驚的伊祁婉兮,伸手為她擦去眼角殘留的淚,雙手搭在方向盤上,輕輕喘了口氣,道:“別哭了。”

    伊祁婉兮想說什么,司瑜已經發車了。伊祁婉兮悄悄看一眼司瑜,見他看上去很不高興,可她實在不明白原因,就像她不知道他為何突然親自己一樣。

    一路上,二人一直沉默,只說了兩句話。

    “你父親在家嗎?”司瑜問。

    “不在。”伊祁婉兮答道。

    不久,車停下,伊祁婉兮看向窗外,卻不是伊祁府,而是司府。伊祁婉兮還未反應過來,已經來了兩個衣著軍裝的人前來迎接。見伊祁婉兮,二人皆是一驚,卻還是畢恭畢敬地向司瑜行了個軍禮,道:“大少爺。”

    司瑜沒有理會二人,拉著伊祁婉兮大步往大門走去。那兩個哨兵看著怒氣沖沖的司瑜,皆面露懼色。他們不認識伊祁婉兮,于是以為是哪個惹了自家少爺的不懂事的小姑娘,于是紛紛為那個女孩子祈禱。

    司瑜拉著伊祁婉兮穿過走廊到了后園,摟著伊祁婉兮的雙肩將伊祁婉兮移到自己面前,對坐在椅上談笑的兩個女人說:“母親,我把您兒媳婦帶回來了。”

    那兩個女人本沒有注意到二人,聞聲,停下談笑,抬起頭來看著司瑜,在看見伊祁婉兮的一瞬,左邊那個看上去甚是漂亮與知性的穿藏青色交領旗袍的女人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

    “你說什么?”穿藏青色交領的女人說著,想要起身,被旁邊穿暗紅色旗袍的女人拉住的手挽。

    “需要我再重復一遍么?”司瑜漠然看著臉色難看的女人,那是他的母親,莫雯,拉住莫雯的女人,是莫雯的知己,邱芬。邱芬阿姨是司瑜以前的老師,也是邱雨的姑姑,司瑜之所以認識邱雨,不過是因為她是自己老師的侄女。

    司瑜天資聰慧,邱芬對他很是喜歡,也十分寵愛他。莫雯總說,因為邱芬這樣溺愛司瑜,所以司瑜成了這個樣子。邱芬只笑而不言語,她覺得,司瑜這樣沒什么不好,除了對母親的話會反駁以外,***的都不會讓人挑出什么毛病來。這樣有自己想法,其實是一件很好的事。

    可身為母親的莫雯卻不這樣認為,她覺得司瑜總跟她唱反調,生怕哪天他走了歪路。即使司瑜已經二十一歲,即使司瑜在判斷上從未出過錯,她還是會懷疑司瑜的判斷。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X
Top
全民钓鱼2019内购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