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書網 > 科幻·靈異 > 承微妙筆 > 第19章 奇特的風格
聽書 - 承微妙筆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19章 奇特的風格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宅斗向來是李絳薇的弱項,與其夾***帶棒的說上一些有的沒得,反而不如將事情剖開來說個干凈,好點出其中的利害關系。

    “你可知我為何罰你?”

    小善皺著雙眉,搖了搖頭。

    “今日不妥當的事情我私下罰了,在大姐姐那也好有個交代。你如今的榮華富貴是仰仗祖母得來的,祖母百年之后,你又該如何自處?若是現在就養成了奢靡高傲的性子,以后該怎么辦?”

    “大小姐說了,老夫人百年之后,放我走。”

    “你能走去哪?你可是個孤女,沒個父母也沒個兄弟姊妹的。出了安遠伯府,你能上哪去?”說到這時,李絳薇的語氣不由得著急起來,“你啊!真的是傻!也真的是蠢!”

    滎川的這間別院,上了年紀的都是安遠伯府的老人。就算沒有主家,也能打理的不錯。只因路絳楓怕祖母寂寞,他們又無法陪在陳老夫人身側,才會尋了一個長相與自己相似的小善在陳老夫人身邊侍奉。

    小善對于這座別院,本就不是必須的。

    只要陳老夫人高興,路絳楓并不介意將別院的中饋交由小善。這點上,李絳薇的態度和路絳楓相同。她留在別院的時日有限,小善若是能討得老人家歡心,只要別院不亂。別的事,也懶得管。

    只是沒想到小善會膨脹到這種地步,試圖踩著自己。

    誰也不愿意這樣無緣無故的被欺負。

    “安遠伯府和淮滎侯府對外稱是兩家人,可說到底這兩家不僅是姻親,甚至還是血親。今***敢打著淮滎侯府那邊的旗號,對著安遠伯府提出質疑和不滿。焉知他日,不會在兩府之間挑撥離間?”

    小善一哆嗦,撲通一聲就地跪下。

    有些事情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李絳薇只怕有人用別府這邊的事做文章,影響到京城。安遠伯府那邊不來別院慰問,反而是淮滎侯府那邊常來。落在有心人的耳中,李岳然的行為就是不孝。要是添油加醋,多說上兩句。難免不會有人踩一捧一,打著夸獎淮滎侯府的旗號去貶安遠伯府。

    如今的李絳薇和路絳楓都在皇姬身邊做事,一旦兩府之間有了些許不快。侯爺還好說,但是李岳然那李絳薇卻有些拿不準。

    李絳薇站到小善面前,一字一頓的問道:“話已至此,你還是不知道自己錯哪了?”

    挑撥離間這四個字,足以誅心。小善忽然慌了起來。

    “你知不知道,我能來滎川有大姐姐在其中出力?”

    小善的靠山只有路絳楓和陳老夫人兩人,陳老夫人由于病情的緣故,真正說得上話的唯有路絳楓一人。倘若李絳薇是代替路絳楓來的,等李絳薇回去之后去淮滎侯府說上一聲自己的壞話......

    這間院子沒有什么下人,李絳薇也不打算讓小善跪下的消息傳遍整個別院。只希望小善能夠漲漲記性,以后做事可以收斂一些。

    小善還沒跪下多久,有人在敲院門。

    “你先起來。念悅看看是什么人。”

    念悅領命,跑過去小小了開了個門縫探頭詢問。聽完傳話后大驚失色,匆匆跑回來匯報。

    “姑娘!不好了!”念悅慌張的喊道:“那邊......路氏那邊來人了!”

    “怎么可能?”小善脫口而出道:“路氏向來只有滎川這支會拜訪!”

    “我反復確認了三遍!”念悅伸出三根手指,大聲喊道:“三遍!”

    路氏一脈,才是正統。既然他們來了,李絳薇也不好怠慢。匆忙換了一聲衣裳,就領著念悅往前頭去。路氏的人已經由莊氏領去花廳,李絳薇趕到時,已有人坐在那喝茶。

    見到李絳薇,那人從善如流的放下茶盞起身向李絳薇行禮。他們的禮節和京中不同,右手手掌輕點胸腔,左手則背在身后。

    此人的衣裳以藍白兩色為主,頭上一根白玉簪,身上戴著玉璧。衣服樣式,頗具古風。

    行禮后,道:“來者可是微女君。”

    這稱呼,也是別具一格。

    “我是李絳薇,不知道你口中的薇女君是不是指的我。”

    “那就是了。”來人笑道:“得知微女君路過此地,特意前來拜訪。一會還有要事在身,還望微女君見諒。”

    說完這話,那人又一次朝李絳薇行禮。

    “叨擾微女君了。”

    此人頗有種自說自話的感覺,第二次行禮不像是在客氣,反倒是在告別。可有上門拜訪的人不報姓名,自顧自的行禮再離開的嗎?

    李絳薇不是很能理解這人。

    “你今天來......是做什么的。”

    他只是笑著,沒有回話。

    總不好一直對視不說話,李絳薇硬著頭皮問道:“不會真的是過來看我一眼就走的?”

    原本是想打趣,誰曾想那人真的點頭。

    “我該離開了,謝過微女君的照拂。”

    李絳薇現在的內心,仿佛是一張布滿問號的紙。

    不明所以的接見了,又不明所以將人送走。直到那人的身影徹底消失,李絳薇還是沒搞懂他的來意。

    這人來了,也不是壞事。

    別院上下得知路氏派人專程拜訪李絳薇后,下人們對李絳薇的態度不僅是恭敬,甚至有些欽佩。

    不過李絳薇沒有時間去弄清這人的意圖。

    第二日,敲打過小善后,李絳薇就該踏上最兇險的旅途了。

    淮滎侯這封號的由來,便是淮州滎川。逆推上去,這初代淮滎侯就該是滎川這支路氏。

    可上回李絳聿回府,對著錢氏和李岳然嗆聲時,卻說得是路氏。李岳然不可能不知道李絳聿生母的信息,不需要借路氏的名號來抬高身份。依照李絳聿的性子,也不像是個會假借之名的人。

    而且路絳楓曾明確提起,路妙嫣和周書萱葬在。李絳薇不是很懂滎川和這兩支的關系。

    不過這不影響這日滎川路氏的人來接自己。

    滎川路氏的人和路氏的人一樣,身上的配飾多是玉制品,衣服紋飾都繡有山茶。自報家門后,上來便報了路絳楓的名號。

    不過這名號報的詭異。他們并未稱呼路絳楓為世子,而是稱路絳楓為家主。

    “絳楓家主有令,請微女君移駕。”

    “有勞幾位。”

    李絳薇剛一道謝,為首的人又急忙說道:“在下惶恐。”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X
Top
全民钓鱼2019内购破解版